新華社東京7月1日電(新華國際時評)安倍蔑視和平憲法自取其辱
  新華社記者馮武勇
  7月1日,在日本自衛隊成立60周年之際,日本政府正式通過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這意味著日本戰後以專守防衛為主的安保政策將發生重大變化。
  這一舉動改變的是日本戰後奠定的和平主義和民主主義理念,給亞洲鄰國的正當安全帶來潛在威脅,不利於地區和平穩定。這一動作受到來自日本國內和包括亞洲鄰國在內的國際社會的反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蔑視和平憲法是在自取其辱。
  具體來說,行使集體自衛權,意味著日本自衛隊可為他國而戰。“他國”既可能是美國等軍事盟國,也可能是所謂“與日本關係密切國”。
  顯然,為他國而戰絕對稱不上“自衛”,行使集體自衛權也與日本戰後的“專守防衛”背道而馳,而允許自衛隊出現在“地球的任何角落”執行軍事活動乃至參加戰爭,實際是將自衛隊“變質”為國防軍。
  這一切與日本憲法“放棄戰爭”的和平精神格格不入。日本憲法第九條規定,日本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成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其中的反戰與和平精神,基於戰後廣大日本民眾對侵略歷史的反省,對戰爭罪行的懺悔,對回歸和平的渴望。
  因為憲法第九條的存在,日本歷屆政府的憲法解釋嚴格界定“自衛”與“武力行使”,嚴格區分自衛隊和國防軍,為數十萬自衛隊的合法合憲存在划出了“紅線”。
  安倍上臺後先是試圖降低修憲門檻,遭民意反對後乾脆繞開修憲程序,最後以區區一紙政府決議案廢棄嚴格限定的“自衛權發動三條件”,制定寬泛的“武力行使三條件”,對憲法第九條進行閹割。
  安倍這些動作顯然踏過了“紅線”,褻瀆了日本國民通過憲法體現的總體意志,人們不能不質疑日本是否要改變戰後長期堅持的和平發展道路。
  1947年頒佈實施的日本憲法,實際上是日本戰敗後重新回歸國際社會的“懺悔狀”和“承諾書”。而《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結果等則構成了戰後亞太地區國際秩序的重要基石。
  安倍參拜靖國神社,挑戰的是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結果;安倍一再對釣魚島等提出領土主張,挑戰的是《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精神;如今,安倍推翻日本憲法對和平的國際承諾,完成了他圖謀挑戰和顛覆“戰後體制”的三部曲。日本在軍事安全政策上的重大變化,前所未有。安倍一意孤行,越走越遠。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1日敦促日本切實尊重亞洲鄰國的正當安全關切,慎重處理有關問題,不得損害中國的主權和安全利益。韓國外交部1日發表聲明說,日本政府在防衛問題上應消除周邊國家因歷史問題而產生的疑慮和擔憂,同時呼籲日本遵守持續了60多年的和平憲法的基本精神。
  安倍這一動作還是對日本主流民意的蔑視。日本不時爆發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民眾示威游行抗議。多個民調顯示,近七成日本民眾反對安倍以修改政府解釋的方式解禁集體自衛權,六成民眾更是反對以任何形式允許自衛隊在海外參與戰爭,而安倍內閣的支持率也降至2012年12月上臺以來的新低。
  然而,面對國際上的反對、擔憂和質疑以及廣大日本人民的理性呼聲,安倍政府卻置若罔聞,仍然在蔑視和平憲法精神的道路上一意孤行。國際社會必須保持高度警惕。(完)
 
創作者介紹

台北火鍋

np56npyy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