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風景的不確定性,總能想起兩句詩。一個是卞之琳的《斷章》:“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另外一個是六祖慧能的“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無論在實質還是比喻層面,視覺、感知和觀念的體系都變得日益動蕩。展覽“風景:實像、幻像或心像?”就是以此為出發點,呈現來自不同地區、環境和藝術創作。
  本次展覽從富有創造性的視角來鏈接兩個截然不同的地理文化語境,即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和中國珠三角,從控制論烏托邦和科技前沿到電子產品的世界工廠;從自然浪漫主義和環保運動到大規模的城市化和土地改革。展出作品探討的主題包括自然、風景、城市園林、虛擬現實、數字技術體系以及它們之間的交匯貫通。
  作品SHOW
  巴西馬塞洛·西達德《簡即是繁》
  會讓不少人想起童年鄰居家牆頭上插的各色碎玻璃,防盜效果微弱,就是怕熊孩子爬牆。這幅作品用碎玻璃在白牆上插出一個巨大的長方形,看似平凡無奇。但再看每一塊玻璃的細節卻又都有個小宇宙。這一塊如山川,那一塊像房屋,甚至牛馬,甚至草原,變換不同的角度,總有不同的發現。尤其是當太陽射下來,透過玻璃的過濾不同顏色的影子又會投下來。碎玻璃本身無美,陽光本身無色,方塊本身無變化,但這些的組合卻能讓你足足環繞著它方方面面看上十分鐘,究竟是實像、幻像還是心像呢?
  保羅·高斯《冰融化的聲音》
  作品放置在一個相對獨立的空間里,好多收音麥克風對著幾塊冰。藝術家想錄下的是冰融化時發出的聲音。觀眾可以去戴上耳機收聽,據說特別安靜的時候是可以聽到的,那是一種用聲音反對聲音的狀態。
  西蒙·派歐《如上·同下》
  很容易被錯過的裝置藝術,因為它看起來就是一個地上的土堆,土裡有一汪水,但仔細看會發現那一汪水其實是埋在土堆里的顯示器。顯示器一會顯示出藍色背景,一會是黃色,一會有疏影,一會是風動,你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影子。這種水中的天卻又不是天的奇景,是否反映了人造景觀的美麗和可笑呢?
  時間:即日起至7月27日周二-周日10:00-18:00
  地址:廣州市白雲大道黃邊北路時代玫瑰園三期,廣東時代美術館
  採寫:南都記者 張遠(除署名外)
  攝影:南都記者 高貴彬(資料圖片除外)  (原標題:一起聽冰融化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台北火鍋

np56npyy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